大福咪咪篇

 
 

 
回到多倫多的第2天, 就去cat motel 接大福和咪咪回家.
大福一看見我們,就喵喵叫
籠子的門一大打開
自己就怕跑進去坐好, 不出來了.
好像在說: 我要回家了, 你們怎麼才來接我, 我要回家了.
連貓咪旅館的人看了都說:"他們等不及要回家了".
回家之後, 這幾天大福變好粘人,總是討抱抱.
咪咪,回家頭三天超愛講話,
一直喵喵沖你叫.
 
 
廣告

2個星期的收穫

世界上最舒服的地方
就是我在多倫多的這張床…..
 
睡那裡都不如睡自己這張床舒服…….
 
 
俗話說: 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次行程,超趕的:
 
上午考完最後一科, 晚上撘飛機
兩個星期內, 就去了 佛山- 北京- 台灣 三個地方
結果體力不支, 雙雙倒下……
光機場就不知道去了多少次
廣州機場4 次,
香港機場3 次,
北京, 高雄, 多倫多機場 各兩次.
 
————–北京之行——————-
 
本來的計畫在北京去頭去尾停留一天, 看看外公外婆, 順便帶小陳同學看看我們偉大祖國的首都…
當天行程安排, 天安門–故宮—北海—晚上烤鴨,
 
結果….
前天晚上,我就開始狂流鼻涕, 本來說要陪我弟溜他可愛的小狗, 可是我怕我第二天體力不支,
就說: 我不能陪你了, 再陪你溜狗, 明天我就一把鼻涕, 一把淚了.
第2天一早醒來, 我真的就開始鼻涕眼淚雙管齊下.
那我也要舍命陪君子….
 
到了人山人海的天安門,
發現就我穿最多, 還不覺得暖和…..
 
登上了天安門, 一看故宮的模型的全景, 頓時雙腿發軟, 渾身無力…..
心想, 這捨了命也陪不了君子了, 故宮太大了,
心有餘, 而力超不足
而且明天還要坐飛機去台灣, 不行了
我要回家睡覺….
 
天安門下來
就直接上了出租車回家, 還沒到家, 就開始發燒….
就這樣, 北京的發燒之行, 開始了….
 
下午躺在床上, 蓋著4床棉被發燒……也不出汗
當時想著這麼燒下去….第2天也搭不了飛機了….
於是決定送我去醫院打點滴, 希望能快點退燒….
5月天, 我穿著兩條長褲, 小棉奥, 去了醫院…….
 
(自從非典以後, 所有發燒的病人,都被發配到醫院里一個單獨的科–傳染科…)
 
我去的時候還沒甚麼人,
被要求先抽血,
哇, 這小護士一定心情不好, 痛死我了.
 
抽完我的血, 我就被安排在一旁等待發落….
這時就聽小護士衝著陳同學喊: "男同志, 男同志, ㄟ, 那位男同志…."
我一看當時就他一位男性,我就和他說: "喊你呢"
他一看是喊他,就趕快過去了…
接著, 小護士, 接著又說了:" 拿表, 拿表….."
(意思是拿體溫表給我量體溫)
這又把陳同學給鬧糊塗了, 拿甚麼表?
我就看他猜測這要去拿筆,
我趕快說" 不是, 是體溫計"
我想那護士一定想: 這哪來的, 怎麼這麼傻….
 
(都身麼年代了, 還叫男同志呢)
哈哈…
 
我已經10年沒打過點滴了…..
扎針的時候, 護士讓我把手抬高,
扎完以後, 我也不趕亂動, 可我也不能老舉著手吧,
就說: "請問,我的手能放下來馬?"
小護士來一句: "隨便"
就懶得和我廢話了…..
 
剩下兩個小時里,我就渾身酸疼,發冷地坐在破舊的傳染科里輸液, 當時真的好痛苦阿…..
就思念多倫多家裡這張床….
要是能躺椅下多好阿…..
 
等我快輸完的時候, 哗拉進來一堆發燒的….
呵, 這發燒還和餐館吃飯一樣, 一撥一撥的….
 
機票因為我發燒, 推遲了一天
陳同學, 在北京這兩天就伺候我這病號了….
外公他們都覺得太過意不去了
第一次來北京, 那裡也沒去…
後來專門帶他去吃烤鴨…
烤鴨是我去北京之前,就點名要吃的, 現在也沒口福了, 當時甚麼味口也沒有,
躺在床上喝了兩天白粥,
到北京的第4天, 燒退了, 拍屁股走人, 上飛機去台灣.
 
—————–香港機場之行———
 
去台灣,要在香港轉機, 就這樣在香港機場耗了5個小時….
中間還跑去洗頭, (因為發燒兩天沒洗頭好難受),結果那個菲律賓妹超不會洗,
因為當時感冒沒有完全好,很怕洗頭後保暖不好著涼,
所以要求水要熱, 洗完後要趕快吹干 
結果她水開好涼, 然後按摩超級大力, 我的頭也不是水泥做的,
差點沒暴了,
洗完頭以後, 還不馬上給我吹干, 讓我脆弱的腦袋暴露在寒冷的空調中….
我忍無可忍,拿吹風機自己吹…..
後來, 香港發型師看我自己吹
趕快跑過來幫我吹
還算吹的不錯…
 
 
——————-台灣之行—————
 
早上9點北京起飛, 晚上9點到高雄……
超累……
高雄機場有一個測體溫的門
過那個門的時候
心理還有點緊張,
怕被發想體溫偏高, 把我隔離起來…..
如果那個門可以測心跳, 一定會發想,我當時心跳很快….
到了陳同學家….
洗完澡以後,我就不省人事了….
原訂是在台灣去頭去尾停留4天,
因為北京生病, 推遲了去台灣的時間, 所以現在停留三天…..
 
第一天去吃日本料理, 因為病沒有完全好的原因, 一吃就想吐….只想喝粥甚麼胃口也沒有…
晚上吃台灣小吃, 也一點沒胃口….
可能因為剛病完, 一身一身冒虛汗, 還頭暈暈的.
 
第二天早上醒來, 就聽見惡耗傳來
陳同學平靜地和我說: "我發燒了"
-_-" ………………..
 
好吧, 現在輪我伺候他,
我頂著一個暈暈地腦袋, 端茶倒水, 陪看醫生……陪喝粥….
這病號粥, 我是從北京一路喝到台灣…..
陳同學很過意不去, 第一次帶我去台灣
他就倒下了…..
經過他一番努力, 晚上退燒了
 
第三天, 也是我們在台灣的最後一天,
他帶我去台灣最大的新光三越百貨公司逛街….
可惜, 兩個人都沒有完全康復
體力不支….
 
第4天兩個病號, 一路從台灣咳嗽回到了多倫多……
 
 
以後再也不這麼安排行程了…..
 
在佛山的頭三天, 陳同學還都在趕論文……..
 
 
以前最喜歡的國泰,現在坐覺得位置好小,飛機又舊, 空姐怎麼也沒以前漂亮了, 下次還是加航吧….
 
 
(好久沒寫blog了, 胡言亂語了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