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險又驚奇的一天

上个星期5,下午的課閒
學校突然廣播說, 學校現在戒嚴,大家趕快走到最近的一個教室,把門鎖好.
並且一再強調這不是演習.
为什么要戒严?,因为学校有老师报警说, 看到一个拿长枪的可疑分子。
后来,警察来了,电视台来了,学生的家长们也来了。
学校外边的新闻播报的热火朝天,一会说抓到了可疑分子,一会说,还没有。一会说有人受伤,一会有说目前无伤亡。
 
我们这些被关在学校里的人只能通过手机了解到底学校发生的什么事情。
就這樣在學校里從下午2點半不到,一直關到将近5点。
这两个多小时真漫长阿
我们班因为课间的时候老师刚好出去,事件突发后,老师也回不来了
于是本班处于完全无政府状态
这些小弟弟,小妹妹们,完全没有危机意识,在这种随时凶手都可能冲进教室, 一枪嘣了他们的危险关头,居然还吵着要上厕所,然后男男女女开门关门出出入入去上厕所。
真是人有三急,这一急比他们的小命还重要。
其他由老师的教室,在老师的带动下,又搬桌子挡门,又躲在桌子下面。有的女生吓得直哭。
我们班的小鬼都超级RELAX,看漫画的看漫画,织毛衣的织毛衣,褒电话粥的褒粥。
还在那里开玩笑说“PLEASE DON’T COPY AMERICAN !"
 
偶是很怕死的人
开始想还是别给偶妈打电话了,怕她担心,后来一琢磨,还是别了。说不定这是最后一次和亲爱的妈妈说话呢。
掏出手机一看,哎呀!只剩两格电了,就这麽点,看来也得长话短说了,谁让我平时都不积极充电。
妈妈电话里担心地让我躲好, 
我环顾四周一看,没地方躲阿,而且我坐的位置,是属于那种门一开,我就是射程范围里,最近的目标。
 
我也不好意思,自己躲在桌子下面。哎!只是从桌子的前面,坐到了我桌子的后面。
 
手机的电也不敢用完,留点做后备。
然后我就做那想,哎呀,要做点什么得赶快做,姐妹们,想买点什么也别犹豫了,赶快买。
这哪天,说没了,就没了。
 
等待的时候,也没事做,只是他们一开门,偶就紧张,生怕开门的那一刻,冲进来一匪徒。
其他的时候,就坐在那里画画,画的心不在焉。
这期间,校长一再广播,让大家不要走动,STAY WHERE YOU ARE!
等待警察带我们出去。
 
将近3个小时过去以后, 
广播让全校疏散,我因为住学校宿舍,平时上课也不用穿大衣,平时都穿厚丝袜,就那天穿了双薄的。
就这样在手无大衣的情况下,从教室被清空的寒冷的室外。
宿舍也回不去了,因为被封锁调查。
只能挨冻!
 
到底有没有找到匪徒呢? 没有。现在有人怀疑,那老师看花眼了,他看到的长枪,可能是我们学校摄影系学生拿得三角架的其中一条腿。
想一想,还真有点像。
反正如今,是学校也不能多待了,以后要发奋,还是回家发奋吧。
 
折腾了一下午,晚上宿舍重新开放以后,收拾东西会多伦多。
 
惊喜地事情就来了
我从台湾飞香港的丢失的心爱耳环,失而复得。
整个事情, 超级SWEET.
HUGE SURPRISE!
 
这里正式感谢我们这么有创意的Mr Chen.  给我了一个这么甜蜜和难忘的回忆。
 
真是个丰富多彩的星期5